您的位置:太阳集团2007 > 新闻中心 > 回忆这个电影

回忆这个电影

发布时间:2019-09-11 18:59编辑:新闻中心浏览(142)

           拜烂俗台湾偶像剧所赐,很少看台湾电影。好像只看过对人生进行深入探讨的杨德昌的《一一》。并且印象深刻。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个关于文艺片的帖子里看到了关于《第36个故事》的推荐。童话一般美好的名字。
        《第36个故事》的剧情很简单,只是一个以物易物的故事。姐姐朵儿一直想拥有一家咖啡店,终于,她拥有了。她在开未开业的店里开心的奔跑着、跳跃着,我想,那应该是梦想飞翔的姿态。一个偶然,妹妹蔷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你喜欢店里的任意的一样的物品,请拿你的东西来交换。无论如何,不能用钱,这是这个游戏的唯一规则。于是,这个开始形成特色的小小咖啡店,生意好了起来。就这样,有着不同背景故事的客人,用自己的曾经珍贵来交换下一段珍贵。一个晴朗的日子,一个拿着35块香皂等待交换的男人,走进了咖啡店,也走进了朵儿的世界,带着属于他的故事。还是在一个晴朗的日子,这个男人拿走了那35块香皂,一并的,以前的,以至于以后的故事也都带走了。终于,朵儿要开始新的旅程,自己去寻找第36个故事。
        以物易物是一个明朗的主题,让观众一目了然。可似乎,却更像是一个关于梦想和对于幸福的讨论的故事。人们在这里不停的交换着,曾经重要的,现在不重要了,但是,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它仍然具有价值。只是没有找对位置罢了。梦想也是一样,环球旅行和攒钱,一个遥不可及,一个很现实,但,它们同样具有梦想的意义。只要能让我们拥有幸福感和自我满足感,它就可以成为一个梦想。它就可以是一个值得追求的目标。
       《第36个故事》有着台湾电影一贯追求的镜头感。对于光的运用让画面暧昧温暖,逆光,侧光,将阳光的作用发挥的淋漓尽致,充分体现出了文艺片该有的情调。如果现在,闭上眼睛,回忆这个电影,我总是能看到那样一个画面,大片大片的暖黄色的阳光,静静的撒进咖啡店,一个短发干净的女孩,在吧台边,嘴角上扬,轻哼着歌曲,认真的做着提拉米苏。然后,一切就静止了。整个电影下来,印象最深刻的镜头是,蔷儿骑着单车,明晃晃让人看不清画面的逆光,和单车的摇摆带来仿佛晃动的镜头感,配上雷光夏的背景音乐,会让人对时间产生恍惚的感觉,画面,美不胜收。我想,一个文艺片,除了叙事风格的特立独行和寓意深刻之外,电影的画面感也是相当重要的。就像,很多人并不太能看懂王家卫的电影,但仍然乐此不疲,我想,这和王家卫电影相当美妙的镜头感是分不开的。
        如果这个电影分成十分的话,它的背景音乐能够占到五分。雷光夏的音乐,和电影的整体风格相当契合,不惊不扰,不悲不喜,兀自沉静,仿佛梦呓一般的低声吟唱。如果可以,在一个有阳光的温暖午后,听到这样的旋律,我想你会回忆,只是回忆,只有回忆,眼神晶莹闪烁、迷离,没有哭泣。然后,静静的感觉到,内心的某一处,被柔软触摸。
        在表达方式上,除了讲述故事之外,还采用市场调查的表演形式,通过不同人的立场表示不同的观点,也能让观众产生思考。脱离了以前电影带来的观众就是观众这样的感觉,能够让电影外面的我们也进入角色进行探讨。加深了电影主题的深刻性和广泛性。
        台湾的演员和大陆演员对于镜头表达是不一样的。台湾演员很小家子气,很私人,个人情绪很多,但是,《第36个故事》,这样一部文艺片,这样的一个主题,桂纶镁和林辰唏,两个没有惊人美貌的短发女孩,有着干净的气质,这样的形象,总是能和梦想、青春这样的主题放在一起,并且不会觉得不妥。赏心悦目。
        这个电影从头至尾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就是因为它一直这样淡淡的风格,总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总是会想起那片暖黄色的阳光,和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第36个故事》,一个不错的电影,可以在一个惬意的午后,慢慢浏览。

    本文由太阳集团2007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回忆这个电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