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太阳集团2007 > 娱乐资讯 > 在冯小刚的圆形镜头里

在冯小刚的圆形镜头里

发布时间:2019-09-16 00:16编辑:娱乐资讯浏览(175)

    《私人订制》里,冯小刚狠狠涮了把艺术家,有个大导演,一腔俗血闹得心慌,想跟俗一刀两断。火力很猛,你们甭管姓俗还是姓雅,咱都别装了。有意思的是,到《我不是潘金莲》,冯小刚却结结实实地装了一回。门面装的又是圆形画幅,又是画幅变换,就差直接把“电影艺术”四个字给裱上去了。谁也别拦,拦也拦不住,人家冯小刚,这一次,就是大写的高雅艺术家。

    冯小刚算是性情中人,坊间人称小钢炮。性情中人有个坏处,情绪特不稳定。搞起创作来,要么喊着为人民服务俗到底,要么憋着劲儿放飞自我任性到底。《我不是潘金莲》是情绪产物,一个喜剧导演积累多年的怨恨性情绪爆发。这些年他倒腾来倒腾去,长江后浪都来了,他在群众那里呼风唤雨的地位不再稳固如山,艺术家的声名也没落实下来,于是,他就赌一把大的。

    风险投资,弄好了换的是风险报酬,弄差了就只剩风险。冯小刚没搞砸,片子拍得不差。以前,他嘴上瞧不起艺术影展,这次,身体倒很诚实,愉快地接受了电影节的表彰。圆形画幅也帮了范冰冰大忙,特写少,镜头拉得远,她以造型取胜,落了个表演艺术家的奖章。

    计划生育整出假离婚,假离婚整成真离婚,真离婚整出了李雪莲的官司。一句“我咋觉得你是潘金莲呢”,将官司拉长,一个告状变成了一年又一年的告状。一个女人,一堆男人,民与官,真与假,告与被告,在冯小刚的圆形镜头里,流畅地从头滚到了尾。观感挺舒适,冯小刚的喜剧底子和形式冒险,且不管神是不是离的,在第一眼中貌倒是合的。

    《我不是潘金莲》是张艺谋《秋菊打官司》(妇女打官司)+黄建新《背靠背,脸对脸》(官场电影)+泽维尔·多兰《妈咪》(形式实验)的结合体。故事来自刘震云的同名小说,操作文本,对于冯小刚应该没啥难度。先撇开形而上的荒诞意义,官场话语冯小刚并不陌生,作为一个被审查伤害多年的男人,这阅历增加了他的现实经验,纵览华语电影江山,也就冯小刚、黄建新这些老男人可以拍好中国特色的官场纸牌屋,尽管只是个闹剧版。

    对人际关系、人物形象的处理,冯小刚也算游刃有余。国人的中庸,常常不是真中庸,而是在装孙子与装大爷间不断游走、大幅切换。王公道(大鹏饰)、马文彬(张嘉译饰)、郑重(于和伟饰)、贾聪明(张译饰),这些人可以此刻是孙子,转脸就是大爷。但是,法盲李雪莲不装孙子也不装大爷,她求屠夫杀人,请厨子帮手,讲的都是两厢情愿的对等交易。陪睡换杀人,人数太多,屠夫不接受,这是交易没达成。整片荒谬所在,就是一个不装孙子也不装大爷的人,与一帮孙子和大爷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大爷和孙子以己度人,装惯了,当李雪莲说她不再告状时,就认定李雪莲也是装的。本来可以停下来的事儿,也就停不下来了。冯小刚对俗和雅的认识,爱走极端,认为高雅艺术家都是装的。这是个业障,但对于《我不是潘金莲》,倒是对路了,反而是个助攻型因素。

    到最后,李雪莲释然了,她只能释然,画幅终于回归正常。冯小刚的艺术家心愿,也算遂了。但回头一想,总觉得片子不对劲。它的流畅,它的形式,它的光滑,完全像是在描述与己无关的事情。它在讲体制,讲事件,讲矛盾,大写的形式实验,把人给弱化了。从人来看,这几乎是不道德的,它让电影中的人与电影形式貌合神离。

    可以给形式点赞,可以肯定冯小刚的行为艺术,他终于当了回高雅艺术家。而当形式至上,遮蔽掉个人,就不能赞美了。冯小刚迷恋的是关系、官场、事件,而非大写的人。他在意的是自己,自己的世态,自己的姿态。装什么装呢?《我不是潘金莲》装的东西太多了,也就只有那些装的东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集团2007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冯小刚的圆形镜头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