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太阳集团2007 > 娱乐资讯 > 都生活在媒介的拟态环境中

都生活在媒介的拟态环境中

发布时间:2019-09-11 18:58编辑:娱乐资讯浏览(179)

        
      《楚门的世界》大概是学传播的人必须要看的电影,老师让写影评,于是就简单的表达一下浅显的看法,标题是随便起的。

        “拟态环境”在电影《楚门的世界》里的运用可以说是最关键的,整个电影都在表现何为拟态环境,所以有人说其可以看做是对大众传播作为“拟态环境”的最形象之诠释,拟态环境即信息环境,它不是现实环境的“镜子”式的再现,而是传播媒介通过对象征性事件或信息进行选择和加工、重新加以结构化以后向人们提示的环境。很多学者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楚门,都生活在媒介的拟态环境中。
        在基本定义了拟态环境之后,重新回到电影本身,电影的一开始,讽刺性就已经十分明显,如果观众以为自己是在看一个黑色幽默的电影或是轻喜剧的电影,也许就感觉不到如此隐秘的讽刺。电影的一开始,整个楚门秀的策划者克里斯多夫就对我们说,对每一个观看这部电影的人说:“我们看戏,厌倦了演员虚伪的表情,看厌了花桥的特技,然而楚门的世界,可以说是假的,楚门本人却一点也不假。”此时我们似乎已经忘了我们仍然是在看电影,也就是说告诉我们这句话的人他其实也是个演员,我们仍然是在欣赏他的演技。那么他是演出来的,我们观看的电影是拍出来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楚门的世界本来就只存在于屏幕上,至少这个故事是。我们却至始至终都活在这个真实的世界,真实的由无数虚假构成的世界,包括看电影,也包括看完电影后领悟到的各种道理。我们无时无刻不是在被影响着,电影中的人在咖啡馆,在保安室,在浴缸中看楚门,我们在电影院,在电视前,在电脑前,或是任何一种视频播放工具前看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故事的电影,多么相似,于是讽刺性就显现出来了。我们,电影中看楚门秀的人,再延伸到电影中被观看的楚门本人,都是如此的不知不觉,完全意识不到周围的环境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正如鱼可能意识不到自己是生活在水里一样,我们也意识不到,我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甚至触摸到的一切,都是传播媒介所选择然后加工后的东西。而我们从来不会去怀疑,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所存在的现实。这个现实的确是真实的,然而我们作为主观的人本身就已经通过自己这个媒介对我们所看到的客观世界做了主观性的加工,于是这个现实又不完全是真实了。
        不管是自己的选择加工还是除了自己以外无所不在的其他媒介的选择加工再结构化,其结果都是我们活在一个被控制的世界,被控制的坏境,拟态环境。不管是媒介即讯息还是媒介即隐喻即认识论,都说明了媒介与我们的联系是多么紧密,媒介是人的延伸,如果我们是鱼,拟态环境就像是包围着我们的水,水变热了于是我们觉得热,水变冷了于是我们觉得冷,是谁在加热?是谁在往里面放冰块?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也许是你在听的一首歌,也许是你正在看的电影,也许是你正在读的文字。
        沃尔特·李普曼曾说,媒介更像是探照灯(search-light),该探照灯往何处照,往往取决于在某议题上有其特殊利益的集团,取决于人们为获取注意而制造的伪事件,也取决于新闻记者本身的某些工作惯例。我们的确都是true man ,但也都是truman,我们甚至也是那个导演。在这样的拟态环境中,不管你是怎样的态度,不可否认的是你影响着别人,别人也影响着你,不管你接不接受。因为这就是一个传播着的世界,媒介延伸渗透到了你所知道的任何人任何事物。
        再回到电影中,楚门至少还遇到了一个施维亚来告诉他周围的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为他而准备的。而我们,不仅只能从一些先明睿智的思考者中获得一些引导性的思考,而且周围的一切并不是为了我们而“准备”的,我们没有那么特殊,我们只是和周围的任何一个人一样,共同生活在这个拟态环境中。同时作为一个制造者和一个被愚弄者存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们连楚门都还要不如。我们不仅要面对人为的战争面对天为的灾难,还要被迫接受那些隐藏在背后关于战争和关于灾难的某些不实的报道。
        于是,面对“拟态环境”,只有少数对媒体保持高度批判意识的人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当这样的少数者变成了多数者,也许我们仍然生活在“拟态环境”中,但至少我们由影片中那个唯一真实的楚门变成了更多更加真实的楚门。       

    本文由太阳集团2007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都生活在媒介的拟态环境中

    关键词: